版主: 償詩債者
温馨提示:银沙论坛将不再支持IE6浏览器,请尽快升级360浏览器搜狗浏览器猎豹浏览器等高级浏览器

楼主

baihuahua
级别:乌贼
发帖:228篇
回帖:52篇
精华:0篇

查看: 159 | 回复: 0[原创]桥口打渔夯歌之大水 [复制网址]

baihuahua楼主
09-13 12:07
站内信
引用
桥口打渔夯歌之大水

大水,我儿时最崇拜的偶像,他有两手绝活:打渔、夯歌。这两手绝活奠定了他在桥口的王者地位,无人能媲美。

按说水乡桥口出打渔高手不足为奇,其实不然。虽说桥口水域宽阔,荷美鱼肥,然而,为渔者寥寥无几。桥口作为重要埠头,其商贸活动主要围绕第三产业。打渔是技术活,并非人人能行,再者,渔具置办需要一定的财力,且不如驾轻就熟凭力气到码头货栈更为便捷。我想也可能是这种因素,解放后大多数桥口人在航运局、交通局或其他从事与运输相关的工作。大水是桥口为数不多的在工厂工作的。

大水,乳名,年龄与我父亲相当。他心广体胖,喜欢和我父亲交谈。并非因年龄相当而忘记街坊辈分,乐滋滋地称我父亲“大伯”(大叔),交流饮茶体会。他绝对是渔界王者,无人能出其右。一旦得知他出渔,桥口孩子闻风而动迅速聚拢其周围,我也不列外,像跟屁虫尾随。大水打渔,我至今记忆犹新,看他撒网仿佛艺术享受。只见他双手抓网,上身向左侧扭腰,网盘两臂,猛地发力,转身九十度向右撒手出网,网状如喇叭花倒扣入水,潇洒利落,一气呵成。然后抓住系在右腕上的网绳一下一下网上拉网,网罗鱼欢,收获颇多。大水打渔只用撒网,而且只在桥口海子、铁道东海子广川桥以西及米家海子撒网捕鱼。我小时候印象里小锅市海子鱼最多,大水不去撒网。长大以后我才明白,小锅市海子属争议水域,小锅市强占,大水不去是怕惹麻烦。

大水打渔让我羡慕不已,煞有介事地向父亲述说,并说网网不空的神话。父亲笑了笑:“这个不新鲜,他在那里喂窝子了。”喂窝子,奧,我明白了。喂窝子,德州话意思就是在鱼集会的地方投食,趁鱼集中开饭时下网,当然有收获。父亲告诉我说我家七七事变日本占领德州之前在桥口有两支柱家业,一是小车行,一是渔具店。家业遭日寇炮火毁于一旦,性格倔强的祖父民族气节强烈,拒绝日寇拉拢,效伯夷叔齐不食周粟,彰显民族大义。然而祖父不出山,毫无生计,家道从此一落千丈。因家里经营过渔具,耳闻目染,大水的把戏我父亲心知肚明。

我小时候一天到晚广播里充满高昂激越的革命歌曲,习以为常。桥口不知哪一年,不知谁引发掀起轰轰烈烈的建房热潮。过去建房与现在不同,建筑材料也不同,往往是先脱坯,买檩条、门窗户牖、苇子麦秸、排椽等等。有条件的准备白灰、青瓦、青砖,绝大数都是泥顶土屋。建房备料一般是家人自己按部就班进行。唯有开桩打地基需要众人帮忙,打夯是力气活,谁也不愿意抢先干。然而,大水出现,打夯成了香饽饽抢手货。谁家打夯,大水没有出现,往往是没有面子。

掌灯时分,晚餐已毕,夯地四角挂起汽灯,人们陆续而来,大人找对拉呱,孩子如燕穿梭玩耍,只等大水到来。大水一来,鸦雀无声,青壮年早已夯绳在握,听候大水号令。

我到现在疑惑不解,夯歌应该鼓舞士气,铿锵有力,雄壮威武劳动号子。大水这位身魁力壮的粗汉唱出的不是雄浑的歌声,而是宛如一道清澈似泉的细腻婉约的歌声,令人耳目一新。现在回想起来,大水的行为也够大胆的。在革命歌曲大行其道的时候,他唱了些生活风趣十足的调子,不怕惹祸上身?辛好当时没有人上纲上线,夯歌风靡桥口,一些调皮的孩子还随意改编成粗鄙的俚曲小调。

打水的两手绝活令桥口人刮目相看。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大水工作的工厂生产的污水(桥口称臭水)奇臭无比被排放到桥口水域致使陆水生动植物招来灭顶之灾。大水无鱼可打,撒网烂在家里成了一团乱麻。鱼鳖虾蟹消失殆尽,倒是污水孳生了一种长尾巴蛆在桥口横行霸道,肆意泛滥。

后来,大水卖掉房子,搬出桥口。再后来,就没有他的消息,不晓得他知道不知道他工作的工厂早已破产倒闭,不再有臭水影响桥口了。

2017/9/13

0
登录论坛 在线:1352    每日签到